2018年04月12日西厢房

微信截图_20180412153228.png

古人一日 | 隨意而雅。

于匆忙的现代人而言,

岁月好比一个高超的神偷,

悄无声息便将时间偷走。

朝也匆匆,暮也匆匆,

人对于时间变得越来越麻木,

生活终日被各界兜售的焦虑充斥着。

来不及思考明日会在哪里醒来,

来不及回味昨日又在何处停留,

一个个今日,总如在梦中。

而在信息时代未曾来临的时候,

古代文人却将一日光阴都过得清透极了。

他们懂得生活里最烟火的日常,

更懂得从这烟火里找寻诗意。

晨昏明灭里,一日日如诗。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250.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252.jpg

东晋时候的文人陶渊明,

即便是隐居田园做一农人,

也是一个诗意的农人。

开门可见南山悠然,

闭门可以小酌清欢,

仰可观宇宙之大,

俯可察品类之盛,

好不逍遥自在。

中国文人内有一方自在天地,

纵是世道纷繁变化,

心中总留有一处清净桃源。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256.jpg

君子慎独,文人尤然。

不落畦径,谓之士气。不入时趋,谓之逸格。

文人极讲求气韵,讲求格局。虽身为时役,如同羁鸟,也不妨碍心上跑马,胸有天地。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257.jpg

苏东坡讲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古代文人非常讲究生活环境,食可无饱,居要求雅。竹有清韵,是君子之象,多伴文人居室左右。明代高濂曾谈书房布置,“窗外四壁,薜萝满墙,中列松桧盆景,或建兰一二,绕砌种以翠云草令遍,茂则青葱郁然。”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259.jpg

《陋室铭》中也有,“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郁郁青竹里,或是独赏春光,或是笑谈时务,无丝竹乱耳,无案牍劳形,只看满目青翠,便是诗意风流。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01.jpg

清人施清在《芸窗雅事》曾列古代文人廿一种雅事:

“溪下操琴。听松涛鸟韵。法名人书片。调鹤。临十七帖数行。矶头把钓。水边林下得佳句。与英雄评较古今人物。试泉茶。泛航梅竹屿。卧听钟聲声。注黄庭楞严参同解。焚香著书。栽兰菊蒲芝数本。醉穿花月影。坐子午。啸奕。载酒问奇字。放生。同佳客理管弦。试骑射剑术。”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03.jpg

俗世之外,存雅兴,晨起抚琴写字听松涛鸟鸣;午时清圆嘉树下得片刻余荫,看游鱼戏水;暮色沉沉焚香静坐,或是醉穿花月,看春月溶溶,或是醉卧春水,不知天在水,抑或水在天,只见满船清梦压星河。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05.jpg

人生而为人,为万物之灵长,自是要与天地共沐清辉的。

明代文人程羽文在《清闲供》一篇中,数一日清闲事。十二时辰里,各有各的闲适,各有各的雅致。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07.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656.png

辰时 

(07:00~09:00)

夙兴,整衣襟,坐明窗中,调息受天气,进白汤一瓯,勿饮茶,栉发百余遍,使疏风、清火、明目、去脑中热。盥漱毕,早餐宜粥,宜淡素。饱,徐行百步,以手摩腹,令速下食。天气者,亥子以来真气也。静而清,喧而浊,故天气至巳午而微矣。

晨光熹微里,理好衣冠,便在明窗之下,静坐调理,感受一番天地的气息。人与时辰同步,天色清明起来,神色也清明起来。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11.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739.png

巳时 

(09:00~11:00)

读书,或《楞严》,或《南华》,或《易》一卦,循序勿泛滥。勿妄想,勿聚谈,了大义,知止,勿积疑。倦即闭目,咽津数十口。见宾客,寡言以养气。       

读物为儒家经典书籍,或者是老子、庄子、易经一类的书,知晓大义,明晰才止,不囫囵吞枣。若是看书困乏了,就闭目养神。时有客人来访,淡然处之,亦无需贪图言语交锋。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22.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24.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810.png

午时 

(11:00~13:00)

坐香一线,毕经行使,神气安顿。始饭,用素汤。当饥而食,未饱先止。茶涤口腻,漱去乃饮。多行步,少坐,勿伛,胸中闷则默呵气二三口。凡饮食之节,减满受虚,故当饥,节其满;未饱,留其虚。 

焚香黙坐,让心情舒缓。吃中午饭的时间到了,当饥而食,饮食有节,不宜饮太饱,也不需食太饱。或许腹中虚一点,神思才能更加游刃有余。饭后以茶洗漱油腻,饭后常多走动。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27.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29.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935.png

未时 

(13:00~15:00)

猎史,看古人大局。穷事理,流览时务。事来须应遇,物来须识破。勿昼卧,无事无物,不妨事物之来。涉猎流览,都是妙门生趣,读书人日用不知。

饭后涉猎正史野史,小说传记。古时候没有手机也没有新闻报纸,就靠一些书籍获取“正业”以外的知识,相当于今天我们看各种历史剧、百家讲坛、易中天品三国之类……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32.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34.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4017.png

申时 

(15:00~17:00)

朗诵古人得意文一二篇,引满数酌,勿多饮令昏志。或吟名人诗数首,弄笔仿古帖,倦即止。吟诵浮白,以王真气,亦是张颠草书被酒入圣时也。

午后光景最是适合小小怡情。朗诵几篇属意的文章,喝几口小酒,借着几分醉意,临帖写几字,寥寥几笔,还颇有张旭狂草的味道,甚是快哉。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37.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39.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4055.png

酉时

(17:00~19:00)

坐香一线,动静如意。晚餐宜早,课儿子一日程,如法即止。小饮,勿沉醉陶然。热水濯足,降火除湿。暮漱,涤一日饮食之毒。

-程羽文(清)

古人颇好熏香,一线香燃,燃一刻黄昏的光景。在这香气里,晚饭的片刻也变得优雅起来。饭后小饮半杯,泡个热水脚,洗一天的疲乏。晚饭后,用茶洗漱,深得养生之道。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42.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4532.png

戌时 

(19:00~21:00)

灯夜默坐,勿多思,勿多阅。多思伤心,多阅伤目。坐勿过二更,须安睡以培元气。卧必侧身,屈上一足。先睡心,后睡眼。睡心是止法,睡眼是观法。

戌时的光景,最是惬意。一个人灯下独坐,静静地,品一品白日所阅,默默无语,却似千言万语。卧在床上时,先睡心,后睡眼。心若安眠,眼必定安眠。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44.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4610.png

亥子时

(21:00~01:00)

亥末子初,婴始孩也。一身元气,于焉发陈。当其机候,起坐拥衾。虚心静宁,无为而行。约香一线,固其命门。精神日余,元气大盈。醒而行之,难老而长存也。

亥子时候,夜深人入定。天地悄然,正是养元气的时候。恰当的时间,可起床焚香一线,蓄养精神锐气。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47.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4614.png

丑寅时

(01:00~05:00)

丑寅间,精气发生时也。勿酣睡,静守,令精住其宅。或转侧,卧如弓,气亦周流不漏泄,如句萌不折,迎生气也。

古人认为深更半夜的时候,正是天地间精气生发的时候,不能睡的太沉,要静守,使精气留在室内。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49.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4617.png

卯时

(05:00~07:00)

醒见晨光,披衣坐床。叩齿三百,转动两肩。调其筋骨,以和阴阳。振衣下榻,俾勿滥觞。

清晨看见微光的时候,坐在床头,扣齿三百下,舒展筋骨,调节阴阳。身体渐渐醒来,一日又重复开始。

尘缘随意,但求己心。古代文人的一日光景里,藏着他们的人生态度,是一世的淡然逍遥。

明人张大复心中的理想生活,“一卷书,一尘尾,一壶茶,一盆果,一重裘,一单绮,一奚奴,一骏马,一溪云,一潭水,一庭花,一林雪,一曲房,一竹榻,一枕梦,一爱妾,一片石,一轮月,逍遥三十年,然后一芒鞋,一斗笠,一竹杖,一破衲,到处名山,随缘福地,也不枉了眼耳鼻舌身意随我一场也。”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56.jpg

与天地花鸟为邻,与琴棋书画为友,静观万物,静观己身。在匆忙之余,更多地贴近生活,慢下来,回归生活,或许这才是中国人真正雅致的模样。

落花随意,静思则雅,内心愉悦,看物则美。

所以,与其浑噩无边地去过一日,不如清醒悠然地去过十二时辰。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358.jpg

微信图片_20180412153400.jpg

来源于谁最中国

猜你喜欢

乡居体验

乡侬学堂线下沙龙第1期:

由西厢房乡建联合机构 · 乡侬学堂主办的 “乡侬学堂线上课堂”

民宿必修课第六期 | 周

宿必修课第六期,我们请到安吉旅游协会民宿分会副会长、安吉青年民

乡建微讲堂第18期 | 乡

本期乡建微讲堂,我们请到乡土建筑技艺传承人、乡土营造社创始人、

预订

文创

荆楚家学第一村

梦里水乡

马岭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