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09日西厢房

微信截图_20180409160010.png

古時候,連風都有自己的名字。

木心写过《从前慢》

慢慢的车马

传送漫漫的时间

漫漫的时间

充盈满满的诗意

从前的日子

总是那么悠闲

从前的人

总是那么浪漫

他们没见过风的模样

他们听不懂风的语言

他们只知

风从四方来吹过四季

却赋予了它一个又一个诗意的名字

微信图片_20180409160020.png

春山暖日和风,阑干楼阁帘栊,杨柳秋千院中。啼莺舞燕,小桥流水飞红。

——元 白朴《天净沙·春》

协,和也。

协风,春日融风也。

东风饮醉

从《诗经》里一拥而出

把草木的颜色

吹还山河

掀起举世哗然

枯草新绿

百花渐开

和着暖阳的节拍

一天一天

一帘一帘

吹走清冷了一冬的光阴

协风是它的名字

和风是它的本色

微信图片_20180409160034.png

晴云轻漾,熏风无浪,开樽避暑争相向。
映湖光,逞新妆。 笙歌鼎沸南湖荡,今夜且休回画舫。
风,满座凉;莲,入梦香。

——元  薛昂夫 《西湖杂咏·夏》

凯,乐也。

南方长养万物喜乐,故曰凯风。

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

夏时

一大片蝉声

从浓密的树荫里

被吹落下来

时光清明的像一泓水

深林鸟鸣

松下泉涌

繁花锦簇的矮墙下

熏风是一瓣瓣婆娑的动念

半开的窗棂外

南风把自己全部摊开

拂不去一身幽静

反渲染出一个季节的静谧

在与笔墨相遇的地方

轻轻掀起一角

好让我们便于翻阅

而盛夏的风

正一缕一缕从那里灌进来

微信图片_20180409160043.png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 
紫薇朱槿花残。斜阳却照阑干。双燕欲归时节,银屏昨夜微寒。

——宋 晏殊 《清平乐》

彝,夷,杀也。

西,鸟在巢上,日在西方而鸟栖。

西方为秋而主金,故秋风曰金风也。

西风捉刀而来

把林间三两棵渐老的树影

削成一片片黄叶

秋意浓浓

翻落在草尖上

跌成一粒粒白露

倒映出月光思乡的清晖

悬在架蔓上的蔬果

被金风渐次染过

就有了沉甸甸的饱满模样

彝风刚送信来

相思就红了满山

天愈蓝愈高了

野愈清愈旷了

这一季秋风

属于收获属于相思

却也属于萧瑟

微信图片_20180409160053.png

朔风吹散三更雪,倩魂犹恋桃花月。梦好莫催醒,由他好处行。
无端听画角,枕畔红冰薄。塞马一声嘶,残星拂大旗。

——清 纳兰性德 《菩萨蛮》

北,背也。

北方风名,以殳击人,其义为杀。

冬时

风吞冰咽雪

从北方杀来

天地昏冥百草尽折

先前的追云赶月

变作凛冽无情

朔风摇落满天星辰

化作片片飞雪

一声不响

就占据了山川平原

梅花无法安然入睡

挺在枝上

不知该怎样躲避灾难

把洁净的身体

开成一瓣瓣幽香

役风如铁

撞击一段坚硬的时光

时光外

暗香浮动了整个季节

这亘古的风啊

吹过每一个清晨的臂弯

吹过每一个苍头的落日

吹过四时交替的轮回

吹到一张素笺上

便留下一片让人回味的清凉

隐在诗里

隐在词里

隐在时间的背后

隐在某个柔软的地方

蓦然撞疼我们——

当我们努力把生活过得物欲横流目不暇接时

古人的生活是轻翩在风里的诗

那一闪而逝的悠然

便足以让我们慨叹:

哎呀,古时候啊

连风都是有名字的


来源于谁最中国

猜你喜欢

乡居体验

乡侬学堂线下沙龙第1期:

由西厢房乡建联合机构 · 乡侬学堂主办的 “乡侬学堂线上课堂”

民宿必修课第六期 | 周

宿必修课第六期,我们请到安吉旅游协会民宿分会副会长、安吉青年民

乡建微讲堂第18期 | 乡

本期乡建微讲堂,我们请到乡土建筑技艺传承人、乡土营造社创始人、

预订

文创

荆楚家学第一村

梦里水乡

马岭牧场